•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
  •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2022-09-18 場外范明輝

    「長聊」是一個新欄目,在2022年跟一些征途者、失敗者、以及在一個領域內不斷做出一番成績的人,可能是創業、企業家,也可能是導演、制片人,也可能是木匠、花匠等。他們是社會里的人,跟體育或多或少都有關聯,所以值得「長聊」?!搁L聊」分為:1.不止一次地聊,要長時間地聊;2.要把話題的維度拉長。


    “在中國做足球解說,最重要的素質是忍耐,你要憋90分鐘不說我X?!瘪R軍在一場脫口秀表演時這樣說。


    如果有人問馬軍“你是干什么的?”,馬軍可能給不出什么確定且唯一的答案。


    1987年出生的馬軍在大學畢業后經歷了多次身份的轉變。畢業后,馬軍憑借廈門大學的招牌和相聲練出來的口才進入新東方,這段經歷也成了他和脫口秀的前緣——活躍在脫口秀舞臺的童漠男和圈內被稱為教主的劉旸都出自新東方;兩年后,因為對兩岸關系興趣濃厚,馬軍申請去中國臺灣讀研,后來又因為這段經歷成了《鳳凰周刊》的時政記者;2016年,“46號文”攪起體育投資熱,馬軍又當起了體育投資經理;幾年后馬軍的漂泊暫告段落,他在杭州扎了根,成了阿里巴巴的一名“小二”。


    正是在等待入職阿里的這段時間,馬軍開始正式接觸脫口秀。去年拿下了“王炸全國脫口秀大賽”全國冠軍,還辦起了個人專場《人生短短急個球》。馬軍已經帶著這個60分鐘的足球主題專場在全國完成了近20場巡演——目前在脫口秀圈能做到這一點的并不多。


    在跟我們的對話中,馬軍自稱對人生沒有什么計劃——去臺灣讀研是趕上了開放大陸學生到臺就學的政策,當投資經理也是站上了當時體育產業的風口,甚至說脫口秀也是機緣到了。前35年,馬軍的人生似乎一直在進行著隨機游走。但這只是馬軍人生的“明線”。


    在此之下,足球這條串起他人生的“暗線”似乎更為穩定。


    1994年美國世界杯決賽上,巴喬踢飛點球后巴西隊守門員塔法雷爾的仰天慶祝,讓7歲的馬軍愛上了足球,從此野球場上多了一個不賴的守門員;在臺灣讀書的馬軍跟隨校隊打入了臺灣當時最高級別的足球聯賽,結識了世界各地的“野球帝”,透過這個水晶球,馬軍意外預言了東南亞足球數年之后的崛起;后來,馬軍做過網絡足球解說,還在中國五人制足球聯賽中工作過;即使在脫口秀的舞臺上,足球也是馬軍最亮的標簽。文中開頭的段子來自馬軍的第一個脫口秀專場——這個名叫《人生短短急個球》的專場,主題就是中國足球。


    “用60分鐘的時間講足球的段子,世界上沒有這么干過的人,我不知道,但在中國,我應該是第一個?,F在大家都知道杭州有個馬軍是說足球段子的,一講到足球,這個行業肯定先想到我?!痹诤蛻行荏w育的對談中,馬軍對此頗有自豪。雖然現在脫口秀演員和阿里“小二”成了馬軍最重要的職業身份,但他仍然在看足球、踢足球、聊足球、愛足球。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足球甚至影響了馬軍的人生哲學。馬軍說:“剛走出校園時,什么都急,著急上班,著急掙錢,著急出名。這一急,十幾年了,除了一身肥肉,啥也沒急出來。人到中年,急著急著突然想開了,該來的急不來,該走的也留不住?!?/p>


    足球是圓的,在裁判吹響終場哨之前,什么都有可能發生。生活也是,馬軍說雖然已經這個歲數了,但覺得青春期還沒結束,就像他在脫口秀專場里說的,“人生短短急個球??!”。


    但是另一方面,一場90分鐘的比賽,真正的機會總是一閃即過。生活也如此,馬軍用自己的人生劇情告訴我們,當機會窗口打開時,別猶豫,先跳上潮頭再說。


    以下是懶熊體育和馬軍對話的摘選:


    Q:懶熊體育  A:馬軍


    潮水退去,發現沒有人穿褲衩


    Q:聽說你畢業先去了新東方?


    A:我是2009年畢業的,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就業不太好,我從廈大畢業之后,還跑到廣東找工作,發現沒有什么特別好的崗位,對你感興趣的基本都是賣保險的。他們問我會不會廣東話,我說不會,他們就不聊了?;氐礁=ㄖ?。正好新東方來招聘,我在天津長大,大學的時候也一直在臺上說相聲,口才可以,面試大概說兩句話人家就決定要我了。當時雖然中國還沒有脫口秀,但是從羅永浩開始,到童漠男、劉旸,他們都是從新東方出來的。


    Q:后來為什么又去了臺灣讀書?


    A:我在新東方教了兩年書,到2011年的時候正好兩岸關系比較好,當時臺灣已經允許大陸學生過去讀學位了,我就申請過去念碩士。


    Q:聽說你在臺灣的時候,在那邊還踢上了他們最高等級的聯賽?


    A:對,因為那邊當時沒有職業聯賽(但后來出現了一個半職業的比賽)。我在那邊踢的叫大專足球聯賽,就是他們的大學生聯賽。它當時還算比較正式的比賽,我們用兩年時間讓臺北大學這個爛隊,升了一級,升到一般年齡段甲級,還是挺開心的。


    Q:那個聯賽大概是什么情況?


    A:臺灣人沒幾個人踢球,所以在臺灣除了什么警校、軍校之外,大學比賽算水平高的,而且哪個學校水平高,就看哪個學校留學生多。我們學校港澳的多,大陸學生就我一個,但是我們學校東南亞的多,我們就帶著這么一個隊伍,然后去跟人家比。碰到有些大學,人家首發11個都是歐洲人,當時還有一個球員,忘了是哪個群島的,說當年他還是個國腳,在歐洲杯還是世界杯外圍賽的時候,還和C羅踢過,他踢我們就跟玩一樣。


    Q:踢聯賽的時候有沒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A:一個有意思的事就是我們當時和臺北科技大學踢,他們有一些特別的專班,有一個建筑班就是專門給岡比亞人開的,因為臺灣和岡比亞是所謂的“邦交國”。所以我們上半年跟他們踢的時候,他們首發11個黑人都來自這個建筑班,你根本踢不過他們。但是等下學期再碰的時候,他們就變成11個本土球員了。因為岡比亞和臺灣“斷交”了,這些岡比亞人就回去了。這個聯賽雖然是大學生聯賽,但是非常國際化。


    Q:你們學校后來怎么逆襲的?


    A:我二年級的時候,我們學校來了一個日本人,他在日本上高中,然后大一到我們學校來,他是從橫濱水手(日本職業足球聯賽最成功的隊伍之一)青訓出來的,邊鋒中鋒前腰都能踢,有他沒他我們完全是兩個水平,那個時候大概能看出來,咱們的青訓跟人家的差距。


    Q:臺灣當時的足球生態是什么樣的?氛圍怎么樣?


    A:臺灣談不上什么足球生態,因為很少有人踢球,他們所有公立學校的操場,在早上、晚上和節假日是必須要開放的,但是當地人很少去踢,踢球的都是東南亞的所謂“外勞”,因為本地人基本上不干修路蓋房這種活兒,這種活兒都會包給東南亞人,當時我就覺得他們的水平比北京、上海踢野球的這幫人水平要高。在2011-13年那個時候,你就能感受到人家對足球的愛其實是不輸我們的,包括他們對足球的理解,他們踢球喜歡走腳下,基本不起球。


    Q:那個時候就能預見越南這些國家足球的崛起了,你和中國足球“糾纏”了很多年,你覺得中國足球目前有什么問題?


    A:我在五人制足球聯賽工作的時候,近距離觀察到一些情況,可以說中國足球現在整體的管理水平和運營水平,其實還是相對比較簡單粗放的。這其中包括我們對賽事運營的理解,對商務運作的理解,對電視版權的理解和對運動員成長的理解。


    我曾經了解到一些故事,前些年在中超泡沫最大的時候,就是天津權健報價梅西和奧巴梅揚,有人說中超是“世界第六大聯賽”的時候。但那個時候我也聽說有些經紀人會在和俱樂部的合同里挖坑,然后借口俱樂部違反了某個條款,把球員連續賣給三四家俱樂部。還有一些“出口轉內銷”的伎倆,就說把一些年輕運動員帶到國外,然后回來就能賣幾個億。當時中國足球是很有錢的,但是在對運動員的保護和合規性上很業余。


    Q:還有賽事版權。


    A:從那個時候就能看出來,中國足球在走一條遲早要出事的路,中超版權當年5年80個億賣給樂視,我們不知道樂視是不是有80個億,但是不管是從門票還是從影響力上,中超版權都不值80個億。


    不過好賴這個錢是爛在中國自己的鍋里了,但當年英超、西甲版權也炒到很高的價格,對吧?當時我就隱約感覺不正常,現在也就五年的時間中超就從“世界第六大聯賽”變成只有一兩個隊能夠按時發工資。我算是近距離觀察了當年最瘋狂的時代,當時挺興奮,但是現在回來一看很荒唐。一系列不正常的管理、投機,最后造成了不正常的繁榮,潮水一退發現沒有人穿褲衩。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中國足球不能老盯著上面看


    Q:中國足球有沒有讓你覺得有希望的地方?


    A:我覺得有一點是比較欣慰的,最近這幾年雖然市場化的勢頭受到了一定打擊,但是火苗還在。比如“2034杯”小學生足球大會(是由足球解說董路提出,由民間主辦的首屆小學生全國性足球比賽)。雖然董路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人,但是他能推動這個比賽,讓全國各地的青少年來比試比試,這是很有功德的事情。包括欒晨的那個隊,他是個抖音網紅,又是一個前半職業球員,自己沒怎么踢出來,但是他通過當教練,跟西班牙的培訓機構體系對接,練出來的這批小孩拿了“2034杯”的冠軍,能看出來市場化的培訓機構的確是在為中國足球培養人才。


    Q:聽說你在做體育投資經理的時候也接觸過一些足球青訓機構?


    A:對我當年接觸了好多青訓機構,認識了很多扎根基層的體育老師和青訓的教練,我發現到現在他們都還在進步,雖然他五年前是小學體育老師,現在還是小學體育老師,但是他練出來的孩子水平在提高。還有一些人他自己的水平在提升,雖然他們很多都在一些二、三、四線城市,一個月工資就幾千塊,但他們是哪有教練班就去學,還有一批人自費花錢去德國考歐足聯的教練證,甚至已經有人陸續接到德國中小青訓俱樂部的offer,德國人愿意請一個中國人去德國當青訓教練,這個事情對我沖擊挺大的。


    以前我們一直就盯著最上面的那些事,比如高洪波能什么時候到五大聯賽當教練,什么時候李鐵能到英超去當教練,但如果天天盯著上面,你除了絕望什么東西都得不到,比如我們難得有一個武磊去了西班牙,現在又回來了,對吧?


    但是中國在金字塔的塔基還有一幫人,他們今天可以去德國一個小鎮去當青訓教練,雖然我們看不到,但這些變化會讓中國足球看到一絲希望。雖然1993年齡段之后,中國足球青訓就一直在走下坡路,但根據我看到的數據,2005年前后的小孩,因為受恒大金元足球加上兩次亞冠的影響,參與青訓的人數開始恢復,然后到2009年齡段數量上有了一個小爆發,所以你看這次2034杯09年齡段的比賽,雖然這些小孩的水平在歐洲可能一抓一大把,但他們踢出來的比賽很有內容,在有網絡直播的這種情況下,也能踢出來自己的樣子,就說明他們平時訓練和比賽的質量是有保障的。所以說到2035年之前,我們可能會一直失望,但2035年前后,這幫2009年左右的孩子成長起來的時候,中國足球還值得一看。


    Q:做體育投資經理的時候,有什么關于體育創業投資的觀察?


    A:都說體育是計劃經濟最后一個堡壘,那個時候就能看出來,我們接觸過非常多的體育創業者,很多是非常成功的運動員、體育人轉型下來的,他們在風投泡沫最大的時候也出來自己找投融資。但他們對資本的認知還是贊助,比如進了一個球,老板獎了我一套房這種,有人甚至會問,這個錢投進來還要退?


    所以體育人和資本之間或者說和現代化公司運營的隔離是比較大的。即使公司,不管是投資機構,還是一些大的、現代化的公司,在切到體育行業里之后,他們要補的課也很多。我比較遺憾的是這些年中國不管是運動員、體育人還是說資方,基本上把該趟的雷都趟了,把該吃的苦都吃了。


    Q:現在的體育投資和2016年前后比,處于一個退潮的狀態。您對這個情況怎么看?


    A:體育和足球是一個長周期的事情,我當時看的體育培訓類項目比較多,這更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事情。體育不像互聯網項目那樣是極具爆發力的東西。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偉大聯賽,偉大的運動,偉大的運動員,哪個不是用百年的時間維度孵化出來的。


    Q:體育教培其實就有點像脫口秀行業。


    A:對,想讓中國出一個喬治·卡林(著名脫口秀演員),不經歷過漫長的痛苦是不可能的?,F在脫口秀也有人嘗試通過資本的方式進來,找最好的商場花100萬裝修場地,請最好的演員,這種方式也許能迅速帶火這個地方的演出市場。但是培養演員這個事情,不是說花錢去上郭德綱的課,你就開竅了。這個事情還是要通過廣撒網,不斷去尋找天賦、挖掘天賦才可以。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一提起足球脫口秀,就想起馬軍


    Q:說起脫口秀,你是怎么進這個圈子的?


    A:我在天津長大,沒學過,但有點相聲天賦,從幼兒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都是文藝骨干。2017、18年的時候,吐槽大會這種開始火了,我覺得這個東西有點意思,我能干。然后正好2018年,我把北京的工作辭了,當時北京有一個叫北京脫口秀俱樂部的地方納新,我就去了,很順利就被錄取了,我當時是4月份報名培訓,5月份就上商演了。脫口秀的標準大概4到5人拼一場演出,那個時候給了我七八分鐘時間,就是講講足球,經過兩年的時間,這七八分鐘就長成了一個60分鐘的足球專場。


    Q:你說的那些足球的段子是真的還是虛構的?


    A:基本上都是有原型的,只是經過了藝術夸張,很多人說中國足球發展得晚,沒有積淀下來什么文化,但其實中國特色的足球文化是有的。比如天津球迷就很有意思,我記得中國隊有一次在天津好像打巴勒斯坦隊,天津球迷就去學阿拉伯歌,然后在球場上唱阿拉伯歌,假裝對方球迷,這種事情是非常好玩的。


    Q:所以體育已經成了你的標簽了,一想起體育脫口秀,馬上想到馬軍。


    A:《人生短短急個球》應該是中國的第一個足球相關的脫口秀專場。體育不敢說,但是一講到足球肯定想到我。以前演出得自薦,現在的話至少在這個圈內,大家都知道有這么一個人了,演出基本供不應求,現在剛8月份我的演出已經排到12月份了,然后今年又是世界杯年,所以世界杯那段時間的檔期我還得空出來,因為到時候肯定會有足球相關的活動。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Q:那你屬于天賦型選手了,脫口秀要打磨出好段子很難,但你入行以來好像沒有什么困難?


    A:如果說脫口秀生涯是一個馬拉松,我現在只能說在前三公里,是油箱最滿的時候,但跑馬拉松說的那個撞墻點現在還沒到,國內絕大部分的演員都還沒到那個點上。你看國外的那些演員頭發和胡子都白了,說到四五十、五六十才能成個名,現在國內多少人有15分鐘的段子,一上電視啪就火了。


    所以我現在在打磨第二個專場,第二個專場我想跟體育完全不相關,就只講生活了,我已經立了足球脫口秀的標簽,但如果未來大家認了我其他領域的段子,覺得馬軍不只說足球好玩,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里程碑。


    Q:為什么?


    A:因為脫口秀這一行大多數演員出道的段子都是他巔峰的段子,一開始你肯定要把你最特殊的點第一個拿出來說,一個胖子嘲笑自己胖,一個東北人說自己是個東北人,一個福建人說自己普通話不好,對吧?但是,然后呢?現在上到笑果,下到我們這幫基層小演員,所有人都在都在回答這個問題?,F在就是一分鐘一分鐘的段子寫,然后去開放麥試,好笑的就留下來,不好笑的去掉,只能這樣,沒別的辦法。


    延展閱讀: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長聊|脫口秀演員馬軍:體育投資和脫口秀都是百年樹人


    標簽 足球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无码
  •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