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
  •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2022-02-02 觀點曹思頎

    中國男足在虎年正月初一的世預賽12強賽里輸給越南,不出意外地登上熱搜。


    一位頭部互聯網平臺工作人員告訴懶熊體育,熱搜榜前五一度全部被國足占據,這是2019年中國男籃在世界杯主場輸給波蘭后都不曾有過的“待遇”。


    沒有實現賽前提出的“過年期間不給球迷添堵”的目標,主教練李霄鵬在新聞發布會上主動道歉,也在第一時間總結了兩個輸球的主要原因:比賽設計出問題導致技戰術層面被壓制;激勵過度使得球員過于緊張。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和前兩天剛剛結束亞洲杯四分之一決賽的中國女足一樣,中國男足在春節當天的對手也是越南。但同樣是被越南先進一球,結果卻正好相反。女足3比1戰勝越南,男足卻1比3輸給對手。與此同時,“激勵過度”成為了一個充滿新鮮感的詞匯。


    “激勵過度”,乍一聽有點違和。要知道,在這支輾轉日本和東南亞近半個月的球隊中,仍有相當數量的球員沒有正常收到2021年職業聯賽的勞動報酬。守門員王大雷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除了上港和山東,其他俱樂部球員都在討論欠薪。


    當然,如果把對激勵的理解擴大到精神層面,我們也很容易理解李指導口中的“過度激勵”。在心理學上有一個與之對應的概念叫做“德西效應”,意思是適度獎勵有利于鞏固個體的內在動力,但過多獎勵則可能降低個體對事物本身的動力。


    對于一個組織的管理者而言,兩種情況下很容易出現“激勵過度”。


    第一種是在跑馬圈地的創業初期,目的是為了吸引人才,必須提高福利待遇。根據2017年出版的《中國公司治理分類指數報告》,深市創業板激勵過度的比例超過50%,對比最低的滬市主板,僅為17.3%。


    但是從人力管理的角度上看,單純的加薪并不等于真正的激勵。尤其是過度激勵,只會讓員工期待下一次加薪的到來,而不是為這個工作如何投入。比如,被HR圈常提起的是,公司剛給表現好的年輕人加完薪,沒多久這個人就辭職了。因為打工人的目標就是存夠錢,然后可以出去玩。


    第二種則是為了達到某項特定目的,完成某個非常重要的任務。72年前,麥克阿瑟將軍在朝鮮戰場說出的那句“讓孩子圣誕節前回家”,就是極好的例子。


    顯然,畢其功于一役的第二種場景,敗得極有可能比九死一生的創業者們還慘。放在中國職業足球領域同樣成立,當初跑馬圈地的許家印,好歹為廣州恒大拿到了兩個亞洲冠軍,國家隊卻又一次在“不添堵”的Flag下被墨菲定律擊中。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電影《長津湖》截圖 

     

    這里要強調一下,并不是因為“激勵過度”這段發言去指責主教練李霄鵬。我相信那不是冠冕堂皇的場面話,更是那場如履薄冰的發布會的縮影。畢竟從他上任那一刻起,國家隊12強賽出線就只剩理論可能。具體來說,即使中國隊戰勝越南,只要澳大利亞在稍晚的比賽里擊敗阿曼(雙方最后戰平),中國隊也將提前出局。


    換句話說,李霄鵬只有一個奇怪的競技任務:不在春節當天輸給越南。

     

    類似經歷在上一次北京奧運會的年份也曾發生。那年除夕夜,為了激勵中國男足在世預賽客場戰勝當時的亞洲冠軍伊拉克,足協把贏球獎從40萬直接提升到100萬。據說春晚節目組曾4次致電前方詢問賽果,只要贏球就會見機在晚會現場送上祝福。結果只換來了宋丹丹老師的一句經典臺詞——比足球更揪心的運動是中國足球。

     

    李霄鵬派出了所有歸化球員,盡管他在賽后承認“阿蘭和洛國富長時間沒有大場(正式)比賽,狀態受到很大影響”,也必須順應民意。畢竟,他的前任李鐵就是在關于歸化球員使用的問題上,和媒體、球迷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辯論,最終引發重大輿情主動辭職。

     

    李霄鵬自己也在被“過度激勵”著。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被無數人熱議的青訓未嘗不是如此。著名評論員張路這些年在不同場合里倡導他的小圍欄足球理論,呼吁不要在低年齡段掐尖,號召“讓孩子自由地享受足球的樂趣”,其實就是對德西效應的一種實踐。外部的物質激勵,如高薪、社會地位、國家榮譽等總歸是有限的,內部動因才是真正堅持一件事的核心。我們缺少快樂的足球環境,從業人口的數量和質量自然越來越少。


    如果把足球和電競做一次對比,兩者最大的區別就在于關注度。

     

    電競擁有大量年輕粉絲,但它始終渴望得到主流人群的進一步認可,因此相關商業機構的管理者在運營和傳播層面做了大量鋪陳,希望制造各種“刻奇事件”,使得電競的故事可以被跨圈講給更多受眾。(延伸閱讀:從社會學角度理解這場電競狂歡

     

    開句玩笑,電競的運營者應該是羨慕中國足球的,畢竟他們一分錢不用花,就可以輕松霸榜熱搜。而他們花了無數預算,最成功的一次還要仰仗幾乎無人看好的EDG,在3支韓國戰隊的包圍下拿到世界冠軍。

     

    所以,中國足球不需要刻奇。他們需要的是和參加S11的EDG戰隊一樣無人問津的待遇,“把我當小透明好了”。

     

    11年前,在職業足壇反賭掃黑的背景下,一支沒有央視轉播、鮮有媒體報道的中國男足,在另一位國產教練高洪波的帶領下,3比0酣暢淋漓地戰勝韓國,打破了32年逢韓不勝的尷尬紀錄。

     

    那場比賽也發生在農歷新年前后,盡管只是一場友誼賽性質的比賽,但那年春晚,馮鞏還是將原本調侃假球的段子改成了對國家隊的祝賀。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足球過往也是春晚的“??汀?nbsp;

     

    據說在那場比賽的賽后,央視工作人員第一時間趕到北京電視臺拷貝了一份比賽錄像:“這么重要的比賽,中央電視臺竟然沒素材?!?/p>

     

    后來金元足球盛行、激勵回歸,中國足球反而陷入了又一個下行周期。


    春節假期前,懶熊體育播客的產品負責人劉易非把大量精力用在研究冬奧上,他給出的觀點是:幾乎所有傳播資源都放在奧運,國足12強賽這次應該沒人關心吧。在那期《鷹眼時間》播客里,我們梳理了中國投資人在歐洲經營足球俱樂部的一些思路,并且和去年大肆在歐洲職業足球市場上買買買的其他國際資本做了對比。


    節目的一個簡單結論就是:不要老想搞點新意思,按照職業足球既有的三塊蛋糕(比賽日收入、媒體版權收入和商業贊助),放水的美國資本愿意加倉,就說明成熟的足球聯賽也許是一門可以跑贏通脹的生意。但如果老想著開辟新路徑,按照快速成長的模式一味講新故事,或者盲目增加成本跑馬圈地,結果大概率是連同基本盤一起失去。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長按掃碼收聽本期內容,或在小宇宙App搜索鷹眼時間訂閱

     

    回到國足這場比賽,哪怕輸球,國足的積分仍然在越南隊之上——至少是符合FIFA國家隊排名的。而且,中國隊想在大年初一贏球,越南也是,更關鍵的,越南在主場,他們之前連一場平局都沒有更別說贏球了。就連他們的總理都來現場看球。


    對了,越南國家這個名字最早希望叫南粵,但清朝嘉慶皇帝認為中國已經有一個南方的南粵,所以就將字反過來叫粵南。就像一個諧音的魔咒一樣,即使越南足球多年堅持自己的風格、踏實做事,此番也不過第一次闖入12強賽,何況無時不希望彎道超車的我們呢?越南不難,越來越難。


    所以,暫時把刻奇的眼光從國家隊身上移除吧。沒有那么多創新,中國足球或許可以更好一點。


    延展閱讀:


    “李鐵鬧劇”背后,中國足球缺失的專業主義


    和越南的比賽,像極了當下中國職業足球的縮影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www.brittlang.com。


    誰在“過度激勵”中國足球?|產業專欄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无码
  •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