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
  • 政策綠燈背后,中國足球歸化之路的終極目標在哪?

    2019-06-11 觀點周豐寸

    不同時代的中國足球總會衍生出一個潮流詞,“U23”的熱潮逐漸褪去,“歸化”接過輿論大旗。當U23政策沒有在去年的亞運會換來理想結果,歸化政策的命運又將何去何從?


    歸化并不是足球圈的新話題,但確實是中國足球圈此前不曾采用過的新形式。在這個廣袤的世界里,的確存在一些能力出眾,且符合國際足聯對于歸化球員的要求非中國籍運動員。從中國足協的角度來看,對于歸化球員的判斷或許一直在于”想不想”,而非“能不能”,以及如何評判最終的成功。


    國際足聯對歸化開綠燈


    根據國際足聯發布的《國際足聯章程適用規則》,歸化球員大致分為以北京國安球員李可和前廣州恒大球員高拉特為代表的兩種。


    政策綠燈背后,中國足球歸化之路的終極目標在哪?

    ▲國際足聯對歸化球員的規章制度。

     

    針對有意改換國籍踢球的球員,國際足聯設定了四種符合標準:


    (a).球員本人在新領土出生

    (b).球員的親生父母在新領土出生

    (c).球員的祖父母在新領土出生

    (d).球員18歲以后在新的足協領土連續居住至少5年

     

    已經入選國家隊的李可生母為中國人,符合(b)的條例,同理侯永永。因此如果未來敞開對歸化球員的引進,可以預見中國俱樂部會開啟一場大規模的“尋親之旅”,全世界的華人球員,皆是歸化目標的人選。不過國際足聯對改換足協,同時也有硬性規定,這導致前加蓬國腳,效力上海綠地申花的歸化球員錢杰給失去為國出戰的資格。


    政策綠燈背后,中國足球歸化之路的終極目標在哪?

    ▲國際足聯針對改換足協的規章制度。

     

    根據規定,球員若想為新的足協效力必須保證此前從未有過為其他足協出場正式比賽的經歷。以高拉特為例,他此前沒有代表巴西出場過正式比賽,因此在滿足連續五年的居住條件后,將符合歸化標準。反觀錢杰給雖然中國味比高拉特更濃,但被國際足聯的規定排除在國家隊門外。

     

    綜上所述,國際足聯對于歸化球員的局限性確實存在,但卡塔爾和菲律賓們早在中國之前,已經把歸化規則運用的得心應手。因此從操作難度上來講,問題不在于歸化球員的難度,或許更多是中國足球對歸化的態度。

     

    比國家隊更棘手的聯賽規劃


    在輿論層面,針對歸化球員的討論兩極分化嚴重,支持者相信競技體育以成績論英雄,能提升競爭力的政策理應得到支持;反對者無法想象外國人穿上傳統中國紅配色球衫,在綠茵場“為國爭光”的樣子。

     

    實際上外國人“技術扶貧”中國足球有先例可循,廣州恒大兩奪亞冠冠軍背后,孔卡、穆里奇、高拉特、保利尼奧等外援均亦有重要貢獻。而歸化政策為中超的俱樂部帶來的既得利益,是獲得中國國籍的歸化球員,將被視作一次引進內援的行為。


    政策綠燈背后,中國足球歸化之路的終極目標在哪?

    ▲國安同時引進兩名歸化球員。

     

    從2018年年末,《中國足球協會職業俱樂部財務監管規程》問世,2019年中超俱樂部的整體支出需要控制在12億人民幣以下,2020年的標準降至11億,2021年為9億;2019年球員薪酬在支出的總額比例不得高過65%,2020年為60%,2021年為55%;球員的個人薪酬不得高于年薪稅前一千萬,共設立了“注資帽”、“薪酬帽”、“獎金帽”和“轉會帽”,足協希望借此幫助消除市場泡沫、欠薪甚至可能出現的“陰陽合同”等情況。

     

    在一個相對平等的競賽環境下,土豪球隊失去了他們的超能力:有錢,而此時上天又為他們打開了另一扇大門:歸化球員。

     

    目前根據中國足協3月29日印發的《中國足球協會入籍球員管理暫行規定》,尚未涉及關于俱樂部對歸化球員引進的人數限制。那就合理性而言,是否存在一支俱樂部所有的內援轉會名額,全部用在歸化球員的可能性?當然作為“暫行規定”,足協勢必還將出臺新政策做進一步完善。

     

    什么才是歸化球員的終極目標?


    阻礙中國足球發展的從來不是想象力,出臺過的政策不乏天馬行空,其中的部分生命期只有短短幾年。

     

    從亡羊補牢的角度看,歸化的盛行是對青訓工作的一種短期彌補措施。意大利老帥里皮2016年出任男足國家隊主帥后,已經盡其所能最大化男足現有實力,距離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一步之遙的成績有遺憾,也配得上雖敗猶榮。但真正困擾中國足球的問題,是無法根治的人才供給。

     

    有歸化球員撐腰,起碼能讓中國足協短期內面對成績的壓力緩一口氣。尤其是亞足聯6月4日官宣中國獲得2023年亞洲杯申辦權后,若想彌補2004年遺憾,足協自然需要借助一些“外力”,只要是符合國際足聯的游戲規則,做法合理,合情再議。

     

    可是然后呢?如果這場游戲的目的在于提升國家隊和俱樂部層面的即戰力,那對本就門前冷落車馬稀的青訓又意味著什么?現任中國足協換屆工作籌備組組長陳戌源在其擔任前上海港務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時明確表達過對歸化的態度:“我個人是不太贊成這樣(歸化)的想法,中國足球要取得成功還是老老實實把事情做好,不要走太多捷徑,不要以為走捷徑帶來的勝利是長久的?!?/p>

     

    與其關注中國足球的歸化問題,不如關心中國足球的規劃問題。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對于足球經紀人而言,不過是把生意側重點從U23轉換成歸化球員;對于俱樂部而言,從2018年北京中赫國安運作侯永永入中國籍開始,各支球隊就進入了相繼效仿,目的不外乎加強球隊實力?,F在更需要厘清政策邏輯的,或許還是中國足協。競技體育成績說話,歸化政策究竟是中國足球的救世主,還是像那些如流星閃過的政策一樣慘淡收場,最簡單的答案恐怕還是要從接下來的世界杯預選賽尋找。


    延展閱讀:


    關于“歸化”的規劃 | 顏強專欄


    足協成立換屆籌備組,陳戌源能否成為下一個姚明?


    政策綠燈背后,中國足球歸化之路的終極目標在哪?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无码
  • <input id="4akg4"></input>
  • <nav id="4akg4"><strong id="4akg4"></strong></nav>